吕吕吕吕吕大蛇

无脑咸鱼嘤嘤怪吕大蛇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脑子

自认不是个蠢货,勉勉强强算个庸才。

性格还是像青多一些又不如他固执倔强。
所以才会变成无脑也吹的吧hhhhhh
没错天生一对(((*°▽°*)八(*°▽°*)))♪
↑天天给自己塞糖

好啦好啦我就是个傻子,我承认啦,承认咯,可是有什么用不?
碌碌无为嘻嘻哈哈
也不是不开心,就是欢喜得太浅了,不小心就从热闹中缓过来了,就觉得,怎么这么没意思呢?
活得还算恣意妄为,没吃过苦头,叽叽喳喳的无病呻吟,没有半点墨水也强说愁。

玻璃心厚脸皮死心眼脏话连篇
我都知道啊,然后呢
经常就难过得死去活来可没多久后又什么都不在意了
为人未免太薄情
因外人的指责难过舍了家人多年关爱

把自己看得太不值

我超级喜欢的文!好心分手!
所以我自己瞎哔哔就好了!
希望川寂大大一直开开心心的!
我的话不一定能让她开心
所以我自己看看就好了
四舍五入就是和好心分手意境一样了
那什么 沉默是我对你最深沉的温柔?

是的我绝对不会允许半路放弃
哪怕头破血流都给我熬到最后
都是术士氪命在窥伺天机
命数什么的就是让人去逆的
他们想给彼此多年后美化回忆
免得再次相遇相见两难
也不想想谁像是安安分分到白头的性格
谁知道谁能有多久寿命呢
为什么要对未来失去信心呢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有时候觉得没错说得好散了散了
有时候又宁愿逼着互相折磨
无解呵

随便吧随心去吧

多年后诸葛青躺在自家院子里的凉椅,他已经垂垂老矣,不能饭喽。
想得他自己发笑,而眼睛一如往昔眯着的,似乎在笑,可眼神散乱迷离着。
他现在老了,老态龙钟的机体已经让他自己都承认有些僵了,听力衰弱到分不清现在正闹腾着的孩子到底是他自己的小孙子还是白的小女儿。
哦,他大儿子来收拾小家伙了。
是该修理一顿了,这么皮可不像我诸葛家的孩子啊。
他想起来自己的年轻过往,他大儿子就好像他当年一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惜不如他会撩,小儿子倒是更像自己。
可那都过去了,意气风发的都过去了。
现在的自己……
就好像当时自己百般嫌弃的老王啊
久久没想到的老王
老王啊老王

情话都是学来的
只有喜欢你是真的






也许我喜欢你也许我没有

天噜啦
像我这种手残咸鱼怎么!
会拥有这么可爱的小朋友!
嘻嘻嘻占tag炫耀
↑↑此人已疯
B数?我没有!我膨胀!